当前位置: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揭秘最真实的巴西足协腐败:通过迁址牟利

2019-06-06 网站地图 :90รอง

  C

  主席选举被钻了空子

  在巴西有这样一个笑话:上帝给了我们最好的球员,但作为补偿给了我们最差的管理者。“在巴西,足协不值得信任,没有竞争力,腐败。”《球王贝利自传》代笔作者之一亚历克斯・贝洛斯表示。FOX体育网巴西站主编里卡多更尖刻:“巴西足协一点也不混乱,它是一个组织严密的黑手党。”对巴西足协最真实情况的认知,除了内部高层就当属专家记者,因此重庆晨报记者专访两位巴西足球专家,揭秘巴西足球阴暗、真实的另一面。

  足协主席大权在握,黑起钱来明目张胆,为何不能通过改选而改变现状?巴西足协采用了民主的投票选举制度,但却被特谢拉们钻了空子。

  巴西在足球管理方面的直接领导机构是巴西全国足协,此外,各州、市设有地方足协。巴西足协负责巴西全国足球联赛和各级别国家队的管理,地方足协则负责地方级联赛的管理。巴西足协主席每5年选举一次,每次都由各个州的足协主席和所有甲级俱乐部代表进行投票。“目前,巴西共有27个州足协和20个甲级俱乐部,虽然等级不一样,但选票的含金量是一样的。”里卡多表示,州足协票数和甲级俱乐部的票数不均,给了特谢拉们“稳坐江山”的机会。

  “我是土生土长的巴西人,今年31岁了,但从未见过诸如皮奥伊州、马拉尼昂、帕拉伊巴州的队伍打过甲级联赛,可他们却拥有选择足协主席的投票权。”里卡多解释,很多州足协因为球队成绩不好,需要资金,因此特谢拉每个月都会向这些州足协投钱,让他们给自己投票。“例如塞尔希培州,他们从未打过甲级联赛,甚至乙级和丙级,但曾在选足协主席投票的前一个月收到100万雷亚尔的拨款,之后这些钱就不知所踪了。”

  而在重庆晨报记者问到“巴西足协如此混乱,为何不进行改革”时,里卡多的回答更加尖刻:“巴西足协一点也不混乱,它是一个组织严密的黑手党。”

  D

  一直受指责,从来不变革

  A

  巴西足协这个严密的“黑手党”从来不改革,因为根本没有制约它的权力。

  “巴西足协的性质属于个人组织,巴西政府没有权力对他们进行管辖。”里卡多介绍,巴西体育部虽对巴西足协有指导和建议权,不过在足球领域的实际权力都牢牢掌握在巴西足协手中。依靠国家队的金字招牌,巴西足协疯狂敛财,目前共有14个赞助商,“赞助商们每年会给巴西足协提供1.4亿美元的赞助,但巴西足协从不把这些钱花在球员身上。”

  坐拥国家队这座金山,又不受政府约束,这让巴西足协十分蛮横,“尤其是这些钱不是来自社会,所以足协更加明目张胆。”里卡多向重庆晨报记者分享了一个特谢拉在巴西非常著名的故事。曾经,特谢拉接受一家杂志采访,当被问及如何看待外界的批评时,其居然表示如果有记者说自己和足协的坏话,“我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巴西球迷年复一年地处在这种矛盾和分裂中,对足球的挚爱和乐观的民族性格,让他们年复一年地包容着足协的腐败。“巴西人很乐观,在巴西有这样一句话:‘尽管我们有巴西足协,但我们还是会努力去成为世界上最强的球队。’”贝洛斯对重庆晨报记者表示。里卡多说,“如今的情况让球迷非常不满,可是一旦巴西国家队赢了球,他们就会忘记所有不好的事情,尽情庆祝。这对巴西球迷来说,是一个令人悲伤但又真实的现状。”

  里卡多表示,至今都没有巴西足协的官员因为腐败而坐牢,“特谢拉卸任后,现在正安逸地居住在佛罗里达。”而对于巴西联赛有无假球,这位热爱足球崇拜内马尔的足球记者,展现出了显著的巴西球迷的性格:“我不这样认为,我每周都为精彩的比赛而欢呼和兴奋,所以我希望所有的冠军都是货真价实的。”里卡多笑着答道。

  足协通过迁址牟利

  经历了为期12年的租借使用,位于维克多・奇维塔街的巴西足协总部将在世界杯期间完成正式搬迁。足协新址就在里约,占地9万平方米,并设有博物馆,但当重庆晨报记者询问新大楼的具体地址时,新闻中心的工作人员居然愣了一下:“我不知道,等我好好查查之后再告诉你。”从此再无消息。

  足协新地址在哪里?连现任巴西国家队主教练斯科拉里都不知道。曾经,巴西足协的办公室位于里约市中心的一条小巷里,外围简陋,大门看上去就像是后门。2001年,首次担任国家队主帅的斯科拉里第一次前往足协汇报工作时,居然找不到路,只能请神通广大的记者帮忙。足协办公室的不靠谱,甚至弄丢了巴西的世界杯冠军奖杯。曾经,世界杯冠军奖杯还叫雷米特杯,巴西因为1958年、1962年和1970年3次夺冠而获得了雷米特杯的永久保留权。可在1983年12月19日晚上,两名盗贼敲碎了保护奖杯的防弹玻璃,将其偷走,全部过程只花了20分钟,从此雷米特杯再也没有出现。

  如今,巴西足协的办公室换到了里约更为现代化的办公楼,可这并不是一次“进步”,而是充满着腐败。“2012年4月,足协就开始了搬迁的工作,并借机牟利。”里卡多对重庆晨报记者讲述了当时的故事。足协新址占地很大,光是行政办公区就是三层楼,2012年,巴西足协把其中的8间豪华房间,以17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家通讯公司,两个月之后,又以600万美元从该公司将房间买回,“中间的差价去哪里了?大家都懂。”

  没有最黑,只有更黑

  今年82岁的现任巴西足协主席若泽・马林,是一位前足球运动员,其于2012年3月上任。他的前任是臭名昭著的里卡多・特谢拉,曾连任5届足协主席,掌管巴西足球长达23年后于2012年3月辞职。宣誓就职时,马林称将尽可能延续前任主席特谢拉的执政方针,从腐败程度来看,确实如此。

  “在巴西,足协不值得信任,没有竞争力,腐败。”贝洛斯对谁都不看好,“1997年到2000年,巴西足协的财富增长了四倍,但依旧没有还清各种债务,特谢拉那几年的工资涨幅超过了300%,而用于足球的支出,从总数目的55%减少到了37%。另外,特谢拉还把自己农场的牛奶卖给足协,还在自己开的餐馆和夜总会里召开足协会议。”

  里卡多也向重庆晨报记者分享了特谢拉不为人知的前科。2008年,特谢拉给了一家名为Alianto的公司900万雷亚尔(该公司所有者为前巴萨主席罗塞尔,他曾在去年被控诉在内马尔转会案中挪用了4000万欧元公款,今年年初辞职),目的是让他帮助自己举办在巴西利亚举行的巴西VS葡萄牙的友谊赛。事成之后,罗塞尔划了600万雷亚尔在特谢拉10岁女儿的账上。“我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但我认为特谢拉收到了回扣。”

  前任腐败,现任更甚。马林除了在上任一个月后就借足协新址敛财以外,最令里卡多印象深刻的是2012年1月圣保罗足球青年杯颁奖仪式上的丑态。在为冠军球队颁奖时,马林居然把一块本该颁给球员的金牌揣入自己的口袋,当时他还不是足协主席,并且颁奖仪式还是全国直播。如此明目张胆,里卡多表示巴西人已经习以为常,“只要是看报纸和看新闻的巴西人,都知道巴西足协的腐败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责任编辑:卫斯理)
文章人气: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