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巴西世界杯热情依旧炽烈 旅游商机渐渐火爆

2019-06-06 网站地图 :132รอง

  虽然在圣保罗的街头偶尔还是会发生小规模的抗议事件,在里约热内卢科帕卡巴纳的海滩上还有示威者向国际足联竖起的红牌,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世界杯将整个巴西调到了一种“闹钟模式”,安静与躁动交替成为这个国家的主旋律。正如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预言的那样,一旦世界杯开始,很多事情将被放在一边。太阳照常升起,只是多云与否而已。

  像到了另外一个国家

  科帕卡巴纳海滩是里约热内卢的热门景点,从来不缺少来自世界各国的观光客,但是现在的阵势还是令土生土长的马可尼吃了一惊。“好家伙,我从来没有在这里见过这么多的外国人,这块海滩似乎就要被占领了一样。”他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说,“有一天是非比赛日,我去那里走了走,简直就像到了另外一个国家。”

  不仅是里约热内卢,在圣保罗亦是如此。走在这座城市的主干道保利斯塔大街上,身着阿根廷队外套的球迷随处可见。莱昂纳多说:“这也就是因为世界杯,不然的话……你懂的。”除了近水楼台的阿根廷球迷之外,人数众多的莫过于智利球迷了,走哪儿都能听见他们的口号,毫不顾忌旁人的反应。莱昂纳多前天晚上和朋友趁着“周末”去了一家常去的酒吧,一进门发现大半的座位已经被占据,他们穿的都是智利队的红色球衣。

  物价没问题 就是有点儿堵

  世界杯的到来确实抬高了一点儿巴西当地的物价,不过主要是酒店等和游客们息息相关的行业,当地人平时的衣食住行基本上依旧如常。莱昂纳多的本职工作是联合利华下属一家工厂的人力资源主管,同时还和好朋友吉米开了一间餐厅,就在圣保罗的市郊,离着举办揭幕战的伊塔盖拉球场不远。两人每周都得去店里看看,碰上比赛日的话,平时40分钟的车程因为绕路和堵车得开将近两个小时。吉米说:“好像除了偶尔的交通管制,对我们还真没有什么影响。你要知道,每个地区的消费水平是不一样的,一杯酒在我们餐厅卖20块钱,在保利斯塔就卖25块钱,地段决定物价,和世界杯没太大关系。”

  费尔南多在科帕卡巴纳附近开了一间小的餐厅,因为地处游客聚集区,所以准备了葡萄牙语和英语两份菜单,价格自然是一模一样。仅从菜单新旧的程度上看,就知道用了有一定年头了。年过花甲的切尼就住在附近的公寓,是这家店的老主顾,每天上午9点半都会准时来这里吃早餐。他说:“价格一直如此,为什么要变呢?”

  小生意好做 景点游火爆

  据巴西旅游部长拉杰斯透露,本届世界杯开赛仅三天,光里约热内卢一座城市就从游客们的腰包里获得了5000万美元的收入。在这些收入里,交通、住宿和饮食自然占据大头,不过小商小贩的贡献们亦不可被忽视。在科帕卡巴纳的海滩上,有不少抱着暖瓶卖咖啡的小贩,喝咖啡的杯子特别小,所以一暖瓶能卖出差不多50杯,当然一暖瓶是不够卖的,如果按照1杯1雷亚尔估算,一天的收入在200雷亚尔左右。数据显示,里约热内卢的人均月收入约为2500雷亚尔,可见这咖啡生意确实是生财之道。

  位于圣保罗市南部的莫隆比球场是巴西传统豪门圣保罗俱乐部的主场,一般在非比赛日都会对游客开放。趁着世界杯的热潮,这段时间来这里参观的游人络绎不绝。布罗娜是球场的导游,带领一组游客的参观时间大约是一个小时,平时她工作2个小时已经算多的了,现在每天3个小时是常有的事情。

  抗议者后悔没有买球票

  莱昂纳多错过了第一轮申购球票,结果在第二轮中只抽到了一场韩国队与俄罗斯队的比赛,现在找球票看球成了他目前最大的任务。他说:“我们不喜欢世界杯放在巴西举行,但很喜欢世界杯。既然已经这样了,不如好好享受。”

  莱昂纳多有一个在报社做编辑的朋友叫艾米丽,起初是一个坚定的反世界杯者,参与了多次示威游行。他颇有些嘲笑地告诉北青报记者:“以前她总是说要如何阻止世界杯在巴西举行,说这届赛事对人民的伤害有多大,但是现在她总是在抱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申购球票,弄得现在没有办法去现场看球。”

  本报圣保罗专电 特派记者 王子轩

(责任编辑:卫斯理)
文章人气:58